香山驿事第十期丨辛酸走澳路
2017-05-18 下午 03:44   作者:刘志明   

        编者按:从沥溪到前山,从前山转拱北,抵澳门。拨开尘封的历史,在珠海岐澳古驿道的演变历程中,其在上世纪40年代曾是一代人的“生命通道”,多个村庄的村民往返于古道之间,负货谋生,被珠海本地原住民称为“走澳路”。本文即珠海前山中学退休老师刘志明亲历、目睹的一段记述,以真切的文字还原了那段鲜为人知的艰难岁月。

香山

图为民国24年香山县地图。

 

 苦命翠微走澳婆,矛湾墟里背腰驼。

南溪白石墟场少,北岭澳门路障多。

瓜菜芋头多种货,盐油杂货半筐箩。

三天一市长沙档,劳碌前生逐浪波。

 

        一九三八年末,日寇入侵,珠海前山地区沦陷,大量村民逃亡香港,以为逃过日寇蹂躏。不料一九四一年,香港也沦陷,村民被迫逃回各自农村。生活无着,部分村民为生计,肩挑农产品到澳门换杂货,往返奔波,俗称“走澳”。走澳是穷苦人谋生之路。南溪、沥溪、翠微、前山等村庄,都有村民以此为生。

       走澳是个统称,包括两种方式。第一,从较平价的墟场贩卖蔬菜薯芋到澳门菜栏出售,赚取差价。在澳门购买些杂货回来,这又分两类,一是自行出售;二是交货与商铺,赚取水脚,这种生意需要自有资金作本钱。在沦陷时期,大多数人没有本钱,只能上山割草或掘柴头担去澳门卖,很快,本来郁郁葱葱的山头变得光光秃秃。大树头掘绝了,只能掘榕茜头。今天上山,明天担去澳门卖,把柴卖了,买回些盐油酱料之类,回乡交与商铺,赚得一点点辛苦钱。柴头掘一天卖一天,要花两天时间,这种生活戏称为“餐稳餐食餐餐空”。碰着雨天不能上山就只有“食粥水”了。

       另一种走澳生涯叫做“担柴边”,不需本钱,只是贱价出卖劳力。有一种木柴的经营方式叫做“开柴山”,某些有钱有势的人向山区村里投标,投得开伐山林的经营权。开伐山林的木柴,顾请人手担去澳门交货,应顾的人称之为“担柴边”,其实是挑夫,这些人无本钱从澳门购货回来贩卖,只能空手而回,担住几十斤柴从东坑徒步到澳门,艰苦状况可想而知,真是“铁脚马眼神仙肚”。

       “走澳路”,不单是辛苦,还常常遇到日本宪兵在三厂关口(今拱北关)设置路障,截留货物。路过村民要被检查,并限带货物,超过的被截留。村民无奈只能卑躬屈膝,逆来顺受。过关时也提心吊胆。一,怕货物被充公;二,怕忘记脱帽敬礼,如果忘记那就一个巴掌横扫过来,眼冒金星,面红面肿;三 ,“验粪”,所谓验粪,要脱下衭子露出屁股,让日本关员用不知什么医疗器具挿入肛门,美其名曰检查,有些妇女被乘机调戏,受尽凌辱,忍气吞声。

       据沥溪原居民简叔口述:“走澳我都走过,不过是走平岚墟。从中山三乡平岚墟挑瓜菜到澳门,卖了,买回油、糖、盐、咸鱼、虾酱、烟丝、火柴及火水等回村交货。不过我只是跟随父母去的,帮忙担20斤。回来过关我揽起来,说全是我的,关口宪兵对待我呢个细佬哥,往往会网开一面。”

       “每日都是两头黑。早上出门要点火把走路,晚上回家要用手摸着门锁才能打开。好像盲人一样摸到台前,点着油灯才开始做饭食。我第一次挑20斤姜,走到凉粉桥时,坐在石板凳上哭泣不肯走,父母安慰后又坚持走完路程。那时候,我才七岁”。

       据南溪原居民刘叔口述:“我比简叔幸运一些,未有走过澳,只是到界涌‘等担’,帮母亲御载一些货物,自已担十来廿斤回家,而父母的辛酸境况我还是沥沥在目,永世难忘。”

       “最艰难的日子应是1943年前,老父负责到茅湾墟或雍陌墟从农民中购入瓜菜如椰菜绍菜等回家,次日家母挑去澳门菜栏卖,赚少许差价,再从澳门买点油、盐、杂货回来,老父在街市设摊摆档。家母担菜到澳门,有时太辛苦,与别人合伙顾请人力东洋车运送,这样减少辛苦。但要支付车资,只能有钱分开赚。日本宪兵在三厂关口把守,货物稍多要截留,只允许少量作为自用,所以家母在澳门到处寻找‘乡里’帮忙带少许过关,除了托人帮忙带点货物,母亲还经常偷偷摸摸东藏西藏带过关,过关时深受日本宪兵刁难凌辱。”

       日军投降后,谋生机会多了,很多从香港逃难回乡的人陆续回流香港打工,去澳门办货也轻松和自由,不再受日本鬼的凌辱和限制了,也逐渐有单车代步和运输了,从此逐渐结束了走澳生涯。

       刘叔写了三首诗,以表对父母亲的怀念,忆述日寇侵所带来的痛苦辛酸。

七律 《走澳苦》

当年长辈甚奔波,走澳生涯极坎坷。

晨早出门肩膊痛,黄昏返户背腰驼。

途遥担重辛酸过,命蹇时乖受折磨。

生死存亡唯硬顶,不堪回首苦难多。


七律 《前辈走澳艰》

香江沦陷永难忘,暂返家乡避虎狼。

无计苦思心怅惘,有心奋力路何方?

肩挑徒步辛酸状,力竭身衰泪眼汪。

走澳生涯艰苦况,为求生计免沦亡。
 

七律 《担柴边》

马乱兵荒日寇汹,苍生无计御贫穷。

饥寒交迫心悲痛,苦楚凄酸泪眼朦。

担似千斤肩压肿,路如万里脚磨红。

求存走澳辛酸众,蝼蚁偷生贱似虫。

       作者简介:

       刘志明,系珠海前山中学退休教师。

 

(版权所有,未经授权不得转载。本站所刊文章仅为作者观点,不代表本站立场。)

责任编辑:彭剑波